互金整治辦:引導挖礦企業退出 轉型創新企業

作者:Barbie 时间:2018-01-13 08:30:11 標籤: 分類:

近期,鄂爾多斯市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關於引導我區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有序退出的通知》的通知,引導挖礦企業有序退出,鼓勵轉型國家支持的雲計算等產業。

最近,鄂爾多斯市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關於轉發《關於引導我區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有序退出的通知》的通知。

 各旗區,市經信委、國土資源局、國稅局、地稅局、環保局:

為限製虛擬貨幣“挖礦“產業與實體經濟無關的偽金融創新,現將內整治辦函《關於引導我區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有序退出的通知》 (內整治辦函〔2017〕47號)及相關文件轉發給你們,請你們多措並舉,綜合采取電價、土地、稅收和環保等措施,引導相關“挖礦“企業有序退出,鼓勵轉型到國家支持類的雲計算企業。

附件:《關於引導我區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有序退出的通知》(內整治辦函〔2017〕47號)及相關文件。

鄂爾多斯市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

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鄂爾多斯市金融辦代章)

2018年1月4日

關於引導我區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有序退出的通知

包頭、鄂爾多斯、巴彥淖爾、烏海市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按照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要求和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重點地區金融辦主任整治工作座談會精神,限製偏離實體經濟需要、規避監管的“創新“。虛擬貨幣“挖礦“產業屬與實體經濟無關的偽金融創新,應不予以支持。據此,請你辦多措並舉,綜合采取電價、土地、稅收和壞保等措施,引導相關“摘礦“企業有序迅出,鼓勵轉型到國家支持類的雲計算。

 以下為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簡報(第53期)

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召開重點地區金融辦主任整治工作座談會

為落實國務院領導同誌的批示精神,2017年11月20日下午,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潘功勝同誌召開重點地區金融辦主任整治工作座談會,就虛擬貨幣“挖礦“、場外交易和“出海”,以及互聯網外匯鳳險整治等事宜進行討論,並就下一階段重點工作進行研究部署。中央網信辦、發改委、工信部、公安部、工商總局、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外匯局和互金協會相關部門負責同誌,北京、上海、天津、山東、江蘇、四川、貴州、內蒙古、新疆、深圳等就個相關省市整治辦及人民銀行分支機構負責同誌參加會議。

一、各地整治辦匯報相關情況

(一)虛擬貨幣市場清理整治工作進展

虛擬貨幣市場清理整治工作已取得顯著成效,階段性目標基本實現。一是摸清了風險底數。各地迅速組織召開工作部署會和製定實施方案,摸清了比特幣交易場所和ICO平台的風險底數,全國已發現85家ICO平台和88家比特幣交易平台。二是整治效果顯著。所有已發現的平台均停止ICO發行及虛擬貨幣交易,85 家ICO平台均已停止發行和交易,81家已完成清退工作,餘4 家失聯平台已移交相關責任部門處理;88家比特幣交易平台均已停止交易,74家已完成投資者提款提幣,剩餘14家提款提幣業務正在有序推進。三是有效保護了投資者利益。各地指導平台在退款退幣工作中與投資者充分協商,確保投資者資金和虛扌以貨幣安全,目前各項工作平穩開展,期間未發生群體性事件,輿情反映積極正麵。

(二)虛擬貨幣“挖礦‘’情況

相關省市整治辦認為,“挖礦“產業與實體經濟並無關係、耗能較大,一些企業存在安金隱患,一些企業以“大數據產業” 為包裝享受地方電價、土地和稅收等方麵的優惠政策。 一些省市政府已經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內蒙古自治區部分“挖礦“ 企業在當地政府的引導下已宣布停產。

(三)平台“出海“和場外交易的情況

各地整治辦認為,個人與個人之問小規模的場外交易風險較小,但是為防止風險積聚,對於集中交易和有做市商機製的“出海“平台和場外交易平台仍需加強關注。各地整治辦對此提出了相關建議,一是建議自律組織發布風險提示,加大對投資者的教育工作。二是建議從支付環節入手,嚴厲查處違反支付規定的支付機構,打擊交易的資金鏈條。

(四)非法互聯網外匯情況

近年來,一些機構未經金融監管部門批準而通過各類網絡平台非法從事外匯炒作,或是炒作以美元計價的貴金屬、期貨、指數等,甚至借外匯交易之名行傳銷和非法集資之實,幹擾金融市場正常秩序,存在較大金融和社會風險。前期,外匯局建立監測機製,共發現千餘家涉嫌從事非法外匯交易業務的平台,協調有關部門關閉了涉嫌違法違規活動的相關平台。為進一步加強對非法互聯網外匯活動的打擊,專項整治領導小組擬將非法互聯網外匯納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中,外匯局起草了工作方案並將牽頭開展相關工作。

潘功勝同誌充分肯定了相關部委、各省(市)整治辦在清理整治虛擬貨幣市場工作中所取得的成果。經過前期工作,有力的打擊了虛擬貨幣的投機炒作, 維護了金融穩定、社會穩定。社會整體評價極正麵,展示了我國監管部門敢於監管、監管有力的形象,為治理金融亂象等問題積累了寶貴經驗。

二、下一步工作部署

潘功勝同誌對下一步工作進行了部署。

(一)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挖礦“產業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明確要求,限製偏離實體經濟需要、規避監管的‘創新’。因此,對於與實體經濟無關的偽金融創新不應予以支持,下一步,應多措並舉,綜合采取電價、土地、稅收和壞保等措施,引導相關企業有序退出。

(二)平台“出海‘’和場外交易

要始終對虛擬貨幣市場保持高壓態勢,嚴防虛擬貨幣風險再次積聚,消滅風險隱患於萌芽狀態。請工信部、互金協會、全國整治辦和各地整治辦加強監測,深入研究虛擬貨幣市場形態變化,特別是要摸排是否存在境內集中形態的商業實體。

請各部門按照職責分工,各司其責,加強協調配合,做好處置。具體來看,一是對於注冊在當地的“場外“集中虛擬貨幣交易場所(包括采取所謂“出海”形式繼續為國內用戶提供虛擬貨幣投機炒作服務網站平台的)、為集中交易提供擔保和清結算服務的所謂“錢包“服務商、以群主或管理員名義為集中交易提供做市商服務的個人或機構,請各地整治辦落實屬地責任和凡展金融活動必須持牌經營的要求,堅決取締。二是對於上述國內“場外”集中虛擬貨幣交易的網站平台, 或是為國內用戶提供虛擬貨幣集中交易服務的境外網站平台,由全國整治辦、各地整治辦提請網信部門和工信部門按職責分工依法屏蔽其網站平台和關閉移動APP。三是對於為“出海“、“場外”平台提供支付服務的,請人民銀行支付司督促支付機構按照289號文中支付機構不得為虛擬貨幣交易提供支付服務的規定自查整改,並對違反289號文要求的支付機構要嚴懲。四是對於涉及資金出入境的相關“出海“ 平合,請外匯局按有關外匯管理規定進行查處。

(三)非法互聯網外匯交易

一是將非法互聯網外匯交易納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框架,請外匯局會同相關部門開展。二是加強監測。請外匯局、工信部、互金協會和全國整治辦協調配合,開展外匯違規平台的監測分析。三是做好違規認定。因產品涉及外匯、指數、貴金屬、期貨等多種類型,請外匯局、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等部門積極配合,共同對違規性質進行認定。四是做好分類處置。請外匯局、工商局、工信部和中央網信辦對外匯違規平台進行分類處置。請各省金融辦和人民銀行對當地的外匯違規平台加強監測並及時報告。對境內的主體,請當地金融辦和地方外匯分局共同開展整治,地方相關廳局配合。

2017年11月30日印發

提價730%!中國政策打壓下比特幣挖礦成本開啟飆升模式

來源:華爾街見聞作者:張澄

潤和生存空間的急速壓縮,讓比特幣“礦工”們開始遭遇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隨著中國對比特幣挖礦產業的監管趨嚴,挖礦成本也開始激增。全球第四大比特幣礦池ViaBTC周五通過官網宣布,將對一些客戶增收管理費,由此前的6%大幅增加至50%,提價幅度超過730%。此次提價主要是針對該公司的S9合同客戶,這些客戶使用的是據稱最為先進、效率最高的挖礦硬件S9 Antminer。

ViaBTC通過聲明表示,“中國大陸的礦產資源日漸稀缺,我們公司的一些長期合夥人麵臨礦場關閉的危機,這也導致我們的雲挖礦係統成本飆升。為了確保雲挖礦長期正常運作,我們別無選擇,隻能對管理費用進行調整。”

暴利驅動下的挖礦熱潮

主要礦商的管理費大幅提高再次把焦點聚集在挖礦行業的暴利方麵。比特幣挖礦行業利潤可觀,據彭博新能源財經統計,即使按目前中國國內最高電力收費率來計算,隻要比特幣價格不低於每枚6925美元,礦場就能賺到錢。

按目前的成本來看,挖一枚比特幣預計需要10000-20000元人民幣左右。其中,電費占比不小,以四川某礦場為例,6000台左右的礦機每年電費接近300萬元。

此外,競爭的加劇導致挖礦的利潤越來越薄,而比特幣區塊的設計也預示著挖礦難度日益提升。在“比特幣之父”中本聰的設計裏麵,每挖出21萬個區塊,區塊獎勵就會減半,起初每個區塊獎勵50個比特幣,而如今隻有12.5個,到2020年則預計隻為6.25個。

 遭遇“政策排擠”

繼去年關閉了國內比特幣交易所並禁止首次代幣發行(ICO)之後,中國監管部門的目標又進一步瞄準了比特幣挖礦產業。

此前有消息稱,出於對過高的電力消耗和金融風險的擔憂,中國正采取行動取締國內比特幣挖礦產業。根據第一財經報道,雖然央行並未對比特幣礦場作出限期關停的要求,但中國對規範比特幣生產、取消礦場用電優惠的態度已經基本明確,且監管層也已掌握了部分礦場的電費、稅收、發電量等信息。

中央監管部門指示省級政府“積極引導”轄內企業退出加密貨幣挖礦產業。該指示指出:“比特幣挖礦產業在消耗大量資源的同時也助長了‘虛擬貨幣’投機炒作之風。挖礦業務與官方努力背道而馳; 官方有意防範金融風險,抑製“偏離實體經濟需要”的活動。”

“吃電魔王”比特幣礦場

華爾街見聞昨日文章提到,摩根士丹利股票分析師Nicholas Ashworth在其1月10日研報中預計,2018年比特幣乃至其他數字貨幣的挖礦用電需求將達到120-140萬億瓦時(terawatt-hours)。行業動態的網站Digiconomist的數據則顯示,全球挖礦產業占電力消耗總量的0.17%,這一占比要高於161個國家。

中國目前生產了全球70%-80%的礦機,主要分布在新疆、內蒙、四川、貴州和雲南。在監管日益嚴格的環境下,選擇“出海”的比特幣礦場不在少數,上文提到的ViaBTC已經將礦場遷至冰島和北美。

廉價電力和低溫氣候是加密貨幣挖礦的環境要求,因此加拿大、冰島、 東歐和俄羅斯也成為了更多礦池的聚集地。

財經媒體CNBC報道稱,西雅圖以東三個小時車程的小鎮Wenatchee正成為美國比特幣“挖礦”的中心。已吸引了12家美國最大的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礦商”,自去年12月比特幣價格飆升以來,又有75家礦商申請到這裏落戶。這裏的電價極其便宜,每千瓦時隻有2到3美分。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80112/55077082_0.shtml

Copyright@2016 share.goldlinkage.com All Right Reserved.